带坐标1走势图带连线|福彩双色球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
醫院政策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醫院辦公 > 醫院政策
抓住中醫傳承發揚的核心
添加時間:2018/1/7

?中醫的傳承,除醫德方面外,專業方面有3個層次:一是傳承思辨體系;二是傳承學術思想;三是傳承臨床經驗。三者皆很重要,但有上中下之分。上者,乃思辨體系,此即授人以漁。

?中醫的發揚有兩條途徑:一是幾千年來的傳統發揚;二是與現代科學手段相結合的現代發揚。傳統發揚,是在中醫之樹的根、干上的發揚,這才是中醫幾千年行之有效的發揚之路。

?衡量“中西醫結合”科研成果的價值有一條標準,就是看其對中醫的發展有多大裨益。如果在中醫理論體系基礎上形成了新學說,且對中醫臨床實踐有重大指導價值,那就是有益的創新發揚,反之則非。

?中醫辨的是證,治的是證,而脈是辨證論治體系的精髓、靈魂。以證來統轄百病,百病一也。認準了證,就抓住了中醫的綱,就開啟了中醫現代研究的正確方向。

為什么國家給中醫評國醫大師,而西醫不評呢?概因中醫是弱勢學科,國家予以扶植、鼓勵。筆者濫竽其中,自當老驥奮蹄。

中醫何以淪落為弱勢學科?原因固多,但關鍵是中醫隊伍的學術異化、萎縮,這集中表現在如何辨證論治這一核心特色上。它直接關系臨床療效、中醫的興衰存亡。恰恰在這一核心特色上,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,使人迷茫,致療效降低,陣地萎縮,人才流失,漸成弱勢學科。

是中醫學科體系不行嗎?非也。主要是后人未能把中醫的精髓傳承好,致使一些中醫老前輩奮筆疾呼“中醫要姓中”。傳承幾千年的中醫學,如今連姓什么都搞不清,豈不哀哉?

怎么辦?很多人提出要“傳承發揚”,這無疑是正確的。但傳承什么,如何發揚,卻又存在著諸多值得深思的問題。

傳承什么

中醫的傳承,除醫德方面外,專業方面有3個層次:一是傳承思辨體系;二是傳承學術思想;三是傳承臨床經驗。三者皆很重要,但有上中下之分。上者,乃思辨體系,此即授人以漁。君不見“辨證論治”體系的第一個字即是辨,《傷寒論》每篇標題的第一個字也是辨,此大有深意。中醫為什么要辨,辨什么,怎么辨,辨的目的是什么,辨的理論指導是什么,辨的依據是什么,辨的標準是什么等等,皆須明確。

《黃帝內經》《難經》奠定了中醫理論體系,而仲景創立了辨證論治體系的巍峨大廈,使醫經與經方水乳交融,使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。欲登堂入室,就必須悟透仲景是如何建立并運用這一思辨體系的。

仲景創立辨證論治體系,采取了三項措施:

一是分類。“科學者,分科之學也。”仲景依《內經》理論,首先將百病分為陰陽兩類,如《金匱要略》云:“陽病十八,陰病十八,五臟病各有十八,合為九十病。”五臟病各有陰陽盛衰,故陰陽病又分為三陰三陽;三陰三陽病仍有陰陽之多寡,又再次分類,如太陽病中分為傷寒、中風、溫病三綱鼎立;三綱病仍有陰陽進退,又再次分類,如桂枝湯證分為去芍藥湯證、桂枝湯去芍藥加附子湯證等等。分到何時為止呢?直分到每位患者具體時空的證,此即中醫的個體化。

二是分類的目的。分類的目的,在于確定證。證,是辨證論治體系的核心。每個證,都包含四個要素,即性質、病位、程度、病勢,四者可簡稱為“四定”,即定性、定位、定量、定勢。四者可因人、因時、因地而異。

三是分類的依據理論依據是《黃帝內經》《難經》,臨床依據是四診所采集的臨床信息。

四診之望、聞、問、切在辨證中其權重各占25%嗎?非也,仲景以脈為首,筆者提出脈的權重當占50%~90%。觀仲景著作,即以脈定證,其辨證論治總綱中,亦云“觀其脈證,知犯何逆,隨證治之”。凡證,皆有四定,而脈在四定中,皆起關鍵作用,所以仲景的辨證論治體系,實是平脈辨證思辨體系,在望、聞、問的基礎上,進而診脈,以脈定證。筆者即將出版的《李士懋田淑霄醫學全集》,約400萬字,其主線就是平脈辨證,筆者以高舉仲景平脈辨證大旗為己任。何謂中醫?以平脈辨證思辨體系指導臨床實踐者,即為中醫。何謂中醫的正確道路?凡以平脈辨證思辨體系指導臨床實踐的道路,即為中醫的正確道路。中醫書籍汗牛充棟,孰優孰劣?衡量的標準就是平脈辨證。如今,各種學說、論文、著作、成果鋪天蓋地,孰是孰非?判斷的標準依然是平脈辨證。中醫辨的是證,治的是證,而脈是辨證論治體系的精髓、靈魂。以證來統轄百病,百病一也。

臨床中,我們能明確中醫病名以及西醫病名固然好,可是不能明確中醫病名和西醫病名時,中醫能不能治?只要明確了是什么證,照樣可治。而證不明確,即使知道了中醫和西醫病名,仍然無法治。如脾虛證,幾乎所有內外婦兒各科、各病,都存在著脾虛證,只要脾虛證診斷明確,就可以駕馭內外婦兒百病。

一個病,可以有若干個證,是不斷運動變化的,所以中醫治病,是一個證一個證地治,仿佛要脫件衣服,需要一個扣子一個扣子地解,待全部扣子解完了,衣服就脫下來了。中醫治療的原則就是“謹守病機”“必求其本”,亦即依證而治。

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徐安龍于20141219日在《Science》發表的一篇關于中醫證的文章說:“證是中醫對疾病的獨特定義”,“正確辨證是疾病診斷和治療的基礎。”一個分子免疫學出身的專家,能對中醫有如此深刻、精確的認識,實是難能可貴。也正是由于有此深刻認識,才能提出“證候組學”的理念。

怎么發揚

中醫的發揚有兩條途徑:一是幾千年來的傳統發揚;二是與現代科學手段相結合的現代發揚。

傳統發揚

勞動創造了人類,創造了文明,也創造了中醫。人們為了生存,就必須勞動,神農嘗百草,就是這一漫長歷史的真實寫照。中醫理論體系的形成,當以《黃帝內經》為標志。此后兩三千年來,代有發展,名醫輩出,致成蔚為壯觀、博大精深的中醫藥學。

傳統發揚,必須符合四個條件:一是有符合中醫經典的理論依據;二是有完整的理法方藥體系;三是對臨床實踐有重大指導價值;四是能為他人所傳承,并經得起他人實踐所證實。歷史上的金元四大家、溫病學派等等,莫不如此。

如今大力提倡發明創新,這固然重要,于是許多“新學說”不斷涌現。如有人說科學突飛猛進,知識不斷更新,中醫的病因學說還是三因,應改為物理因素、化學因素、生物因素新三因學說。聽起來很先進,可是如何治化學病、物理病,老中醫都得傻了眼。還有的說濁、毒、瘀等是六淫之外的第七淫,可是其理法方藥的體系是什么,并未形成,尚難以成立。吳又可曾提出癘氣學說,稱是六淫之外的另一種邪氣,這固然有其超前思想,但在辨證論治時,還得歸入濕熱穢濁之氣中,并未成為第七淫。

傳統的中醫發展之路已走了幾千年,使中醫藥學不斷發揚光大,可是至今卻難被承認。假設張仲景將《傷寒雜病論》拿來報獎,葉天士將《溫熱論》拿來立項,能被承認嗎?沒有隨機對照的科研設計,根本不可能立項、報獎,傳統發揚之路被嚴重冷落。

傳統的中醫發展之路應被承認,還應大力提倡。中醫有中醫的理論體系,有中醫的固有特色,中醫的立項、評獎,應從科技部剝離出來,由真正的中醫專家來評;應建立中醫的評價標準,不要以西醫的標準來評價中醫。

傳統發揚,是在中醫之樹的根、干上的發揚,這才是中醫幾千年行之有效的發揚之路。

現代發揚

中西醫,是在中西文化大背景下的兩種醫學體系,必然要相互碰撞交融,這是歷史的必然趨勢。但如何逐漸交融,確實存在一個方法、道路問題。

從新中國成立之初提出“中西醫結合”以來,已半個多世紀了。開始階段,覺得很合理,無論中醫西醫,目的都是為人類的健康服務,各有所長,應該結合。但隨著研究的深入,很多深層次的問題暴露了出來。

衡量這些科研成果的價值有一條標準,就是看其對中醫的發展有多大裨益。如果在中醫理論體系基礎上形成了新的學說,且對中醫臨床實踐有重大指導價值,那就是有益的創新發揚,反之則非。

幾十年來,國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成立了許多科研機構,冷靜想一下,對中醫的發展有多大益處?值得一提的是創制了一個青蒿素,可是因屬單體化合物,還歸入西藥之中了。多數科研是定一個方子,對應西醫一個病,按隨機、對照、重復的三原則,做了很多指標,甚至分子水平、基因組合、蛋白組合等等。這并不符合中醫的理論體系。中醫的核心是證,是個體化的,是動態的,如何能一方包治一個病?即使有療效,那也充其量是個經驗方而已。

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胡剛,在該校成立60年校慶講話中說:“SCI是美國針對西醫西藥、生物學研究期刊制定的一套標準,與中醫藥風馬牛不相及,為什么非要逼著中醫藥人去追求高分值SCI論文?這顯然是不科學的。”“離開中醫藥理論的指導,都不能說是中醫現代化研究。”敢說這些有悖于當前思潮的見解,必有熟慮的自信與膽識。如今哪個單位、哪位學子,不以發表SCI論文為榮。胡校長竟稱之與中醫藥風馬牛不相及,怎不令人敬佩。

現代社會畢竟在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下,中西醫也要并存、交融,這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,而不是揠苗助長,把未來當成現實;按西醫的模式來研究中醫,必然導致削足適履。

怎么辦?因中醫理論體系的核心是證,所以臨床研究應從證而不是從病入手,以證為綱,建立起中西醫溝通的橋梁。徐安龍校長提出“證候組學”的概念,是中西醫結合理念,這是道路的創新,具有十分重大的價值。

“證候組學”的建立,將是一項十分艱巨的任務,但畢竟是一條正確道路,既符合中醫理論體系的特色,又是一個開放、前瞻的巨大課題。中醫的證,從理論上來講是無限的、個體的。但有些證,是基本的證型,首先明確中醫證候的標準,從基本證型研究做起,逐漸積累,也許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最終可以完成一些基本證候的組合。到那時,極有可能顛覆現代醫學的模式,見到新醫藥學的曙光,SCI論文也將井噴式地涌出。

“證候組學”的研究,應以臨床研究為主,而不以動物實驗為主。因為研究的核心是證,而證是在望、聞、問的基礎上產生的,一個老鼠,或者兔子、貓、狗、猴,滿臉毛,如何望;吱吱亂叫,如何問;小爪子就那么一點,如何切?沒有四診,哪來的證?沒有證,哪來的證候組學?臨床研究,針對的是人,是整體的、活著的人,這種研究最符合中醫的理念,其研究結果也最實用。當然,對活人的研究,其出發點是治病救人,而不是不顧病人健康、死活,二者本質迥異。

認準了證,就抓住了中醫的綱,就開啟了中醫現代研究的正確方向。證,何其重要。徐安龍、胡剛二位校長可謂不隨波逐流,敢立潮頭的明白人,中醫有望矣。

本文為中國中醫藥報原創內容,如有轉載請注明轉自中國中醫藥報微信(cntcm1989)

带坐标1走势图带连线 竞彩混合过关奖金计算 甘肃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北京龙跃股票配资加盟 老虎机退币器专卖 湖北省11选五5开奖结果 手机王者传奇 11月14日福彩开奖结果 百度 北京快三预测软件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免费 二十一点安卓游戏在线 重庆时时怎么算了 dota2魅惑魔女 双色球蓝球周四走势图 五星组选漏洞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大乐透开奖结果